5分排列3走势图-七个月宝宝-迁安新闻
点击关闭

干预抑郁-一个人不喜欢某预防自杀热线的标语-迁安新闻

  • 时间:

刘涛香芋紫羽毛裙

不過,仍有許多常來這裏的網友真的已經把這裏當作一個宣洩情緒的安全屋了。在七月中到八月中之間,留言最多的人在這裏留下了1684條痕迹。從他的留言中可以看出他是一個25歲左右的男生。他的父母經常吵架。他不願跟別人交流,也不想走出家門,所以大多時候都在上網。他感覺「自己成了一座孤島」,也說過「反正我是見不到二零二零年的太陽了」。

8月3日,有一個自殺未遂者在樹洞留言:「我真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連死都失敗。」她之前自殺被搶救回來後面對的竟是「親戚朋友醫生的責難」。8月12日,她在自己的主頁上置頂了一條與「走飯」遺言一樣的微博:「我有抑鬱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沒什麼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拜拜啦。」 (為保護隱私,此條微博略有改動。)

所謂「失控」大概就是情緒集中爆發的時候。對於「走飯」來說,深夜是她發微博最多的時間段。到了深夜,她經常要面對抑鬱症帶來的失眠問題。似乎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讓她失眠:雨聲、飢餓、差一個滿百的粉絲數,以及抑鬱情緒。

也許陌生網友給予的支持能給這些有自殺傾向的網友一些溫暖,但自殺干預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高級心理諮詢師畢玉告訴澎湃新聞,「專業干預由專門的心理諮詢師、精神科醫師、臨床社會工作者完成,需要很專業的知識儲備和大量的臨床實踐。」費立鵬主任也說,他們自殺干預熱線的工作人員都需要接受一年的培訓才能上崗。

至今,她的微博仍在更新。這就意味着仍有機會阻止她自殺。可是,抑鬱症和社會污名之下,她又能依賴誰去拉她一把呢?

雖然「走飯」2009年末就開始使用微博,但直到2011年中她才開始頻繁發微博。而為了能更自在地表達情緒,「走飯」還創建了一個微博小號。逐漸地,她也開始更頻繁地使用小號。她曾在小號里說過「失控是我這個小號的氣質所在」。

或許是因為她生前的偶像周筆暢以及其他明星的悼念微博,「走飯」的微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而她最後幾年的掙扎也終於被大家看到。澎湃新聞對「走飯」的所有微博(包括小號)進行了文本情感分析,並依此生成了專屬於她的「情感樂章」。

其實,不管是熱線接線員、自殺干預志願者,還是善良的網友,除了傾聽和鼓勵之外,能給予的最大幫助是鼓勵有自殺念頭的人向專業人士求助,或者去向真正生活在他們周圍的家人和朋友尋求幫助——畢竟,一旦真的出現自殺行為,只有這些周圍的人才最有機會拿走自殺的工具或者及時搶救他們。而令人覺得可惜的是,許多人之所以來這裏傾訴或許正是因為得不到周圍人的幫助和支持。

大約700條留言提到了父母、朋友或另一半對自己的態度。但他們在這些周圍人那裡最多感受到的卻並不是愛和支持,反而是指責、不理解和忽視。

這些網友很少或從不主動留言,卻常常回復他人。最熱心的網友在這個月里共給545其他網友寫下了905條回復。雖然有一些回復只是簡單的一句「加油」或者「抱抱你」,她的善意仍獲得了一些反饋。其中,約有五分之一的人對她表示了感謝,或者跟她繼續聊了下去。所有想要幫助別人的網友平均獲得了40%的回復。

3276條微博之後,「走飯」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這個世界,但她或許沒有想到的是,她的微博遺言下的留言區,竟然成為了一個樹洞 。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2019年7月16日到8月16日之間收集了這裏的53027條留言,希望能更靠近這些被抑鬱症或者自殺傾向所困擾的人群。

附:全國心理援助熱線(http://www.12320-5.org.cn/?p=349)

其實,抑鬱症患者並不是持續淹沒在抑鬱情緒中的。對於「走飯」來說,電影電視劇和食物就常常能給她帶來一些快樂。她曾寫道,「咬着巧克力看深夜食堂,睡前最佳配達(麥兜語氣)」。不過,抑鬱症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治愈的。她也會在媽媽的陪伴下去看醫生、吃藥。只是,自殺的想法最終還是沒有離開她。

這些感受對於自殺未遂者會有更大的打擊。費主任告訴澎湃新聞,自殺未遂者比任何一個其他群體都有更高的自殺風險。但自殺未遂者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和關心。在許多國家,「自殺未遂者如果在綜合醫院搶救,之後肯定要心理學家給他/她評估」;但在國內,搶救完了可能就讓他/她回家了。他們甚至還常常要面對社會的污名化。

除了預防自殺熱線,現在還有一些專業人士開始藉助算法來識別有自殺傾向的網友,希望能夠及時地進行干預,儘可能地避免悲劇的發生。據澎湃新聞的英文產品——第六聲(Sixth Tone)報道,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人工智能系教授黃智生從去年7月27日起開始通過他開發的AI機械人對「走飯」微博下的留言進行監測,並評估新增留言的自殺風險。這套算法會給留言進行分類,分別是自殺風險等級的1到10級。風險5級以上的留言會被發給一些志願者們,其中也包括不少心理諮詢師。而志願者們將通過私信進行自殺干預。

預防自殺熱線是自殺干預中比較常見的一種機制,但在中國並不是非常為人所了解。這個機制同時也還存在一些問題。在收集到的五萬多條樹洞留言中,只有6個網友提到了「熱線」。一個人不喜歡某預防自殺熱線的標語。一個人對之前接聽她電話的接線員表示了感謝。兩個人在考慮向預防自殺熱線求助。而還有兩人打給預防自殺熱線,卻無人接聽。

一條遺言,也是一個樹洞2012年3月18日,「走飯」的微博上出現了一條通過「時光機」定時發出的微博:「我有抑鬱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沒什麼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拜拜啦。」第二天,江寧公安證實,這個90后的女大學生已經自殺身亡。

除了虛擬的擁抱,也需要現實的溫暖

還有許多人像他一樣。2017年,每十萬中國城市居民中就有4.31人因自殺離世。在農村居民中,這個數字是7.66人。這就意味着,2017年一年,全國有大約8萬人自殺身亡,這比當年因白血病死亡的人都多。更重要的是,雖然我國沒有這方面的統計,但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每一個自殺身亡者背後是二十多個自殺未遂者,而自殺未遂者之後還可能繼續出現自殺行為,甚至直到完成自殺。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危機干預研究室主任費立鵬告訴澎湃新聞,給這些人一個讓他們感到安全的自我表達的機會對他們是有好處的。不過,單純的自我表達還不夠。費主任在「一席」的演講里曾經提到,「自殺者的自我評價很低,所以最需要的是有人認可他們、尊重他們,跟他們有情感交流」。而在這個樹洞裏面,大約有10%的網友其實就在做這樣的一件事情。

即使是孤島,也被海水環繞並不是所有來這個樹洞留言的網友都患有抑鬱症或者長期有自殺想法。在9780個主動留言(相對於回復其他留言者)的網友中,有一半以上都只留過一次言。也許他們只是暫時地需要宣洩一下苦悶的情緒。

雖有一部分自殺行為是衝動之下的選擇,但也有很多選擇自殺的人在下定決心之前徘徊許久。就算覺得難過、覺得疲憊,很多人還是會捨不得他們愛的家人、朋友。在這個樹洞里的留言或許就是他們的求助信號。

今日关键词:中秋档首日票房